服务热线:0851-86892089
行业动态

刚刚宣布退休的马云老师,或许就要有个新身份——马酿酒师!|深度观察

发布时间:2018-09-21 13:17:44  作者:lijin  来源: 云酒头条   点击:191

9月20日,在夏季达沃斯论坛上,当被问及内心觉得最有意思的一件事,马云回答说:“我可能还会去造造酒

而就在两周前,马云在到访茅台集团时,对茅台提出的联合生产一款茅台酒“深表赞同”。

在达沃斯论坛现场,当回应“回归教育”话题时,马云坦言,“我不是激流勇退,我是激流勇进,我在阿里退一步,但是我人生进了一大步,我可以做很多我感兴趣的教育。”显然,马云这一步,成为了“马老师”,而若再进一步,或许就是“马酿酒师了”

但是,“马酿酒师”真的准备好了吗?


马云创业“简史”:阿里巴巴“从啤酒开始”,“马老师”从茅台开始?

关于马云与酒的故事有太多,很可能其中不少都是“演绎”:在一个和煤老板的饭局中,对方许诺喝9杯酒就投资50万,结果马云的一位女秘书,连喝27杯;马云“喝酒识人”理论,也在网上广为流传……

尽管传闻不少,但鲜有人知,马云的互联网事业,确实是从“酒”开始的。1995年,马云在美国一位朋友的电脑上第一次接触互联网时,搜索的第一个单词是英文“啤酒”,结果给出了德国、美国、日本等啤酒,却唯独没有中国啤酒。在“啤酒”之后,他才搜索了“中国”的英文。

 


1998年,马云第一次创业“互联网”,无奈事与愿违,决定回到杭州。临走之前,他带着“十七罗汉”游了一次长城,之后在雪夜的北京的一家小饭馆里喝酒、痛哭,唱《真心英雄》。虽然马云当时喝的是燕京啤酒还是二锅头已不得而知,但回到杭州之后,马云正式创业“阿里巴巴”。

马云与啤酒还有一个“小插曲”。2010年,马云曾被某知名啤酒企业邀请拍啤酒广告。对方承诺只需马云一个动作——“拿一个杯子在那搁一下”,就给300万的代言费,却被马云拒绝,“我也很喜欢挣钱,但不为钱去做广告,我觉得300万对我来讲太便宜了”。

从“啤酒”开始,二十多年后的今天,马云在无意中选择从“茅台”结束。9月10日教师节,马云对外公布了自己的传承计划,将以“马老师”身份“退休”。而就在3天之前,他刚刚到访茅台集团,并与茅台集团党委书记、董事长、总经理李保芳进行了长达三个多小时的晤谈,言语表情轻松,构想了茅台、变革以及未来的合作

 


在说到茅台酒时,马云特别表示,“我们都经历了太多,才懂得茅台酒。”这已经不是马云第一次到茅台,他前后共4次到访茅台,还曾担任“国酒茅台文化研究会”副会长。

2014年,阿里巴巴在美国提交招股书之后,马云和公司几个高管在自己家里回忆往事,喝的正是茅台酒。此后,马云也是多次表示,“以前我是不喝酒的,现在我唯一喝的白酒是茅台,越喝越舒服,越喝越高兴。”

而今看来,这次茅台之行对他影响至深。在夏季达沃斯论坛上透露自己可能去造酒的时候,他还提及了与李保芳沟通的细节,并且表示不用担心年轻人不喝茅台酒,“45岁之后他们会喝的,因为人生经历过生死苦难才会懂得酒

细数马云过去数年间的行程,除了投资了酒庄之外,他本人很少出现在各类酒企中,因此“造酒”的想法,很有可能正是来自茅台,从茅台开启新一轮的创业。


玩太极、做教育,“造造酒”的马老师为何值得敬畏?

做酒的名人并不在少数,但是除了极少数产生了可观的商业价值之外,大多数并未能引起行业的关注。

而“马老师”若是真的“造造酒”,那么势必是值得酒业人敬畏的。这并不仅仅因为他的头上有着无数光环和着庞大的资本、人脉支撑,以及他对于互联网的理解,更来自他对于自己“爱好”的痴迷

马老师上一个广为人知的爱好是“太极”,用他自己的话来说,有两件事坚持了10多年。第一件是在西湖边学了十几年英语;第二件就是练了近十年太极。据了解,为了练好太极,他甚至放弃了高尔夫,李连杰曾经评价他“心灵和意念上为七段,动作为五段。”

 


在练习太极拳的过程中,马云吸收了太极的收与放、阴与阳、聚与化,并将其渗透在阿里巴巴的管理理念中。而为了推广太极文化,马云还和李连杰合资创办了太极禅公司,准备用5-10年的努力,把太极拳和太极禅展示给世界,将中国的哲学思想和生活方式,及健康和快乐带给世界每个人。

“马云效应”显而易见,太极禅公司业务范围涵盖:太极禅文化研究院、太极课程研发及培训、生活美学课程培训、禅修课程培训、太极禅生活馆加盟、衍生品开发及授权、青少年公益教学等,太极禅学堂一期课程即近10万元,而阿里巴巴太极禅苑会员费从5万到20万不等,此外马云还参与或者投资了《功守道》、《太极之从零开始》等电影。

对于马云来讲,热爱就是将其做到极致。在他关注的教育方面,他与柳传志、冯仑、郭广昌等共同发起的湖畔大学,初期投资即达到5.8亿,成为培养拥有新商业文明时代企业家精神的新一代企业家的摇篮。

这一次,当马云将“造造酒”作为自己“内心觉得最有意思的一件事”时,他将为酒业带来的是互联网思维与技术的改造:擅长造节的阿里巴巴,未来是否会将9.9酒水节提到与“双11”一样的级别?成熟的“无人店”技术会否推广到酒业?……这些都值得期待,而更值得期待的,是其背后对于酒业商业生态与哲学的变革。

“马酿酒师”,准备好了吗?

显然,对于“造造酒”,马老师已经有了初步的“想法”。在接受采访时,他表示:“我觉得酒是一种文化,但是今天中国人不懂得品酒,酒有各种味道,人生百味要去品味……

 

虽然,马云也是“庄主”,但“醉心”教育的他很难抽身到国外酿葡萄酒,因此白酒就成为最大的可能,而强调“品味”的思维,“马酒”或许走“茅台成龙酒”的思维,“名人+名酒”组合,主打特定消费群体

但是,“马酿酒师”真的准备好了吗?

首先,投身酿酒的马云,或许要准备好过一个“糟糕”的退休生活了。

在阿里的几十年中,马云是“忙碌”的,例如马云2016年在飞机上的时间一度达到800小时。但酒业领袖们的忙碌程度,丝毫不亚于他。

以汾酒集团董事长李秋喜为例,自2017年以来连轴转,频繁出现在各种市场会议当中,不到两个月的时间,在不计算内部会议的情况下,出席了多达11场会议,甚至为了赶时间只能在火车站吃泡面,显然没有马云在盒马生鲜吃海鲜并“打包”的悠闲。

“造造酒”不仅仅忙碌,更要甘于寂寞和辛劳。在这一方面,前辈褚时健也是一个案例,他曾忍着腿疼10余次奔走哀牢山周围,只为了知道合适的地方建设酒庄,老伴马静芬曾赶8小时路程只为了给褚酒站台。

显然,退休之后的“马老师”想“造造酒”,估计不会太轻松。

其次,“马酿酒师”是否准备好再经历一次“拒绝,拒绝,还是拒绝”?

在创业初期,马云的互联网理念并不被理解和接受,一次又一次的被拒之门外。在过去十多年中,酒业虽然经历了“互联网+”的洗礼,但是在线上与线下渠道的博弈中依然较为保守

如果马老师“造造酒”,只要不是投资一个属于自己的酒厂“自给自足”,而是需要向其他企业合作,那么势必遇到与企业原有产品、渠道的博弈,来自酒企的“闭门羹”似乎也极有可能。

第三,“马酿酒师”是否准备好学习如何卖酒呢?

在过去数年间,进入酒业的业外资本以及名人并不在少数,但是大多数的经营并不理想,甚至不乏折戟的超级资本,核心就是在于“卖酒的学问”。虽然携阿里巴巴的互联网优势,但如何把酒卖给消费者仍是关键,一方面,马云曾提及的“年轻人不喝酒”问题,目前尚无有效的解决方案;另一方面,“马酒”如何与现有知名品牌博弈,也是核心关键。

在当年回绝知名啤酒企业“代言”时,马云曾指出:“我做事,我为乐趣,我为快乐,我觉得别人因为我们发生了改变这是莫大的快乐”。或许,无论再忙、再累、再辛苦、再具挑战性,“马酿酒师”都在不远将来向我们款款走来。


免责声明:图片来源网络,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。以上内容为本网站转自其它媒体,相关信息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不代表本网观点,亦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。